未分类

外婆走好

离家二十余载,每每想到小时候,想的最多的就是外婆。偶尔梦回过去,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老房子里陈旧的窗棂,早晨的阳光洒落进来照在床尾,我慌忙爬起来揉着眼睛四处张望,心里嘀咕着,外婆呢?直到闻到透过门缝飘进来的饭香,我才又心满意足的躺下来,等待着外婆做好饭后的叫唤。

如今,已是天人永诀。想到这,再一次忍不住泪目。

一早就接到了弟弟打来的电话,平时他很少这么早给我打电话,看到电话号码的那一刻,心头不禁紧张起来。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哽咽的声音:“哥,俺舅奶走了!”(老家里,把外婆叫舅奶。)虽然早有准备,但还是瞬间脑中一片空白。

今年春节,我们一家刚刚探望过她,九十几岁的高龄,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太好,不仅如此,外婆还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,前年回老家的时候,就已经下不了床,认不得人。虽然如此,外婆却依旧健谈,拉着我们说东说西,好不热闹。

外婆这一辈子,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自然灾害的洗礼,吃了太多的苦,但是她却始终抱着一种乐观的态度去生活。小的时候,我最高兴的事情无非就是去外婆家,因为在外婆家有好吃的,也有好玩的。听妈妈讲,再小的时候,家里农忙时,总把我寄养在外婆家,那时外婆也要下地干活,于是就把我和弟弟挑在箩筐里下田地,一边放一个。就这样我们俩兄弟坐在箩筐里晃荡晃荡着,觉得甚是好玩。

外婆是个很要强的人,也是个慈祥的外婆。记忆中她对我们两个外孙最好,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总是第一个想到我们。而我们在家里遇到爸妈批评的时候,也总能第一个想到外婆,心里想着能跑到外婆家去就安全了。

长大后,见外婆的机会也少了。但每次见到外婆,心里总是既激动又高兴,最后却又不舍。外婆见到我们,也是开心极了,赶紧把私藏的好吃的全都拿出来分给我们。

外婆是一名基督教徒,每个周末都会去教会。空闲的时候,她会翻开《圣经》唱给我们听。我和弟弟依偎在外婆的身旁,耳边听着她轻轻的唱吟,虽然听的不是很懂,但内心欢喜,我们就这样能安静的坐上一下午。

现在想起来,依旧感受着温暖。在那些年代,外婆就像是一座灯塔,在我们弱小的心灵中,给予我们前行的航向。在外婆的身上,我总能感受到一股安静的力量,那是一种处事不惊的气度,也是一种与人为善的胸怀。

此时此刻,外婆已经离我们而去。芸芸众生中,那个疼爱我的人消失了,变成了天空上的一颗星星。相信她已去了极乐世界,而我,依旧会想着她。无论是平凡的夜晚,还是孤独的黑夜,我都会抬起头望向那片最耀眼的星辰,告诉自己,灯塔仍在,外婆依旧在温暖着我们,让我们汲取能量,更有力的活着。

外婆,走好!

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于家中书